Q1:首艘核动力破冰船是什么样子的?

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核集团)电子商务平台于6月23日披露的一则招标公告显示,上海中核浦原有限公司受中核海洋核动力发展有限公司的委托,就“核动力破冰综合保障船示范工程技术咨询与服务外委项目”进行公开招标。该项目将“基于成熟技术的基础上,制造我国首艘核动力破冰综合保障船,须具备破冰、开辟极地航道能力,同时兼顾供电、海上补给保障及救援等功能。”

公告显示,上述项目资金来源已落实,已具备招标条件。招标范围包括:在核动力破冰综合保障船示范工程的立项、可研、设计、审评、取证、建造、调试等工作过程中,为招标人(即中核海洋核动力发展有限公司)提供船舶与核动力装置的设计验证、设计审查、技术咨询等多方面的技术支持,解决示范工程推进过程中的技术问题。服务期从合同生效后到示范工程核动力破冰综合保障船调试结束,交付使用方。

上海中核浦原有限公司和中核海洋核动力发展有限公司均为中核集团下属企业。其中,浦原公司的定位是中核集团统一的招投标与集中采购平台。中核海洋核动力发展有限公司则颇为年轻:2017年8月10日,中核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核电,601985.SH)公告,拟与关联方浙江浙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他投资方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中核海洋核动力发展有限公司。中国核电出资5.1亿元,持股比例51%。

工商资料显示,中核海洋核动力发展有限公司于2017年8月15日在上海成立,经营范围包括海洋核动力装备开发等。

值得注意的是,中核海洋核动力发展有限公司参股方中的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极地科考破冰船领域的作业经验颇丰。该公司目前正在建造中国新一代万吨级极地科考破冰船。该船是中国首艘国产极地破冰船,计划于2019年年初交船,交付后将与“雪龙”号组成极地考察船队,极大提升中国在极地海洋区域的综合考察能力。1993年中国从乌克兰引进并改造“雪龙”号后,江南造船多次承担“雪龙”号的维修改造工作。

其实,中国核动力平台的研发已有近50年历史,但民用核动力船舶建造尚无先例。据澎湃新闻了解,在海洋核动力领域,包括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和国电投集团在内的涉核央企正与船舶央企展开广泛合作。

早在2016年,国家发改委已正式复函,同意中核集团申报的海上浮动核电站ACP100S纳入能源创新“十三五”规划。ACP100S是中核集团完全自主研发、自主设计的小型海上反应堆型号,完全符合三代核电安全要求,可以满足为海上钻井平台、海岛开发、偏远地区等提供热电水的能源需求,以及海水淡化、核能制冷等多元化的发展需求。

除破冰船之外,民用核动力船舶的另一个应用方向,是海上综合利用平台。随着对海洋经济的倚重,各国纷纷将目光投向海上浮动核电站,以此突破海上开发的能源供给瓶颈。

国际上,被喻为“全球最强移动电源”的世界第一座浮动核电站——俄罗斯“罗蒙诺索夫院士”号(Akademik Lomonosov)已于4月28日离开位于圣彼得堡的Baltiysky Zavod造船厂,开始其通往该国最北部城市佩韦克(Pevek)的行程。将来,该浮动核电站将用于解决偏远的俄罗斯北部和远东地区的供电问题。

“罗蒙诺索夫院士”号长140米、宽30米、高10米,排水量21500吨,能配备70名左右船员。这座“全球最强移动电源”配备有两座35MW(1MW=1000KW)的KLT-40S反应堆装置,这种反应堆与俄罗斯核动力破冰船的推进系统相类似。在额定运行模式下,“罗蒙诺索夫院士”号能产生高达70MWe的电功率和50Gcal/h的热能。这足以满足一个10万人口城镇的能源所需。船上的海水淡化设备则可为居民提供每天24万立方米的淡水。

海上浮动核电站的技术原理其实并不神秘,只是将原本建造在陆地上的核电站安装在船舶平台上。但是,由于陆地和海上条件差异很大,相关的技术要求不尽相同,海上浮动核电站的设计、建造和运行都面临特殊的技术难题。这种小型的、可移动式的海上核电站将陆上核电站的缩小版安装在船舶上,既可为偏远岛屿供应安全、有效的能源供给,也可为远洋作业的海上石油、天然气开采平台提供电力、热力和淡水资源,有用电需求时将电站拉过来,不需要便可用船将电站拉走。

“罗蒙诺索夫院士”号专为北极和远东地区设计,其主要任务是为偏远的工业企业、港口城市以及海上油气平台提供电力。该浮动核电站计划于2019年11月投入试运行,届时取代比利比诺(Bilibino)核电站,成为世界上最北端的核电站。

除了ACP100S,中核集团旗下的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还开发了ACP10S、ACP25S等不同功率规模的浮动式反应堆,并可在此基础上进行单双堆组合,实现不同功率规模的浮动式核电站型号。

Q2:国家海洋核动力平台研发中心算国企吗

是的。
这是我国首个国家级海洋核动力平台技术研发机构。

Q3:本人博士一个,拿到了海洋核能公司的offer,这有公司是今年新成立的,但不知道这家公司如何

不要来,管理混乱待遇低,人际关系复杂。博士还是另谋高就吧!

Q4:中国第一座海上浮动核电站有哪些作用?

通过建设海上浮动核电站,中国不仅可以开发新市场,还可以对南海的诸岛以及石油、天然气的开发提供稳定的电力补给,进而助力中国“海洋强国”战略。

中核集团官方微信2016年7月14日也曾发表一篇题为“深度能源观察:我国将在南海岛礁建造20座海上核电站”的文章,文章称,随着中国海上民用核动力技术成熟,中国正在全力建造海上核动力平台及破冰船。中船重工未来将批量建造近20座海洋核动力平台。

海洋核动力平台是海上移动式小型核电站,是小型核反应堆与船舶工程的有机结合,可为海洋石油开采和偏远岛屿提供安全、有效的能源供给,也可用于大功率船舶和海水淡化领域。

文章称,海洋核动力平台将为中国南沙岛礁提供能源保障及淡水保障。长期以来,由于电力供应问题,南沙岛礁驻岛官兵淡水供应得不到保障,只能通过小船往岛屿上送桶装水,遇上极端海上天气,可能官兵们就得依靠雨水生活。因为缺少淡水,官兵们可能很长时间不能洗澡。

海洋核动力平台的建造将支撑起中国对南海地区进行实际控制、商业开发的能力。预计,未来,得益于南海电力和能源系统建设力度加强,中国将加快南海地区的商业开发。

Q5:核动力船都快有了 我国核航母还会远么

随着国产航母的推进,电磁弹射器的研制,各路媒体都在猜测中国的第几艘航母才能是核动力航母。虽然我国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研制成功核潜艇,并拥有丰富的使用经验。但在核动力水面船只方面,我国仍然是空白。相比之下,核动力水面船只则有了好几十年的发展历史了,不仅仅有我们现在看到的核动力航母,还包括核动力商船和核动力破冰船。

这种船都快有了,我国核动力航母还会远么?

拥有核动力水面船只的国家总共有5个,分别为苏联(俄罗斯)、美国、法国、日本和西德。然而,真正研制出和拥有核动力水面舰艇的国家,只有苏联(俄罗斯)、美国和法国。法国核动力航母采用的是潜艇反应堆,功率过小,航速太慢,而且只建造了1艘“戴高乐”号。因此,一般在发展核动力水面舰艇的时候,由于是失败案例,法国的经验是无法作为正面参考的。

美国至今总共研制了三代核动力航母,分别为“企业”级、“尼米兹”级和“福特”级。除了核动力航母以外,还总共研制过5种核动力水面舰艇,分别为“长滩”级、“班布里奇”级、“弗吉尼亚”级、“特拉克斯顿”级、“加利福尼亚”级。在核动力水面舰艇的使用经验方面,美国是最丰富的。

苏联的核动力水面舰艇主要是“基洛夫”级巡逻舰,原本计划建造5艘,但后来只造了4艘,现在俄罗斯海军仅有1艘仍然处于现役。不过在核动力破冰船家族里面,苏联和俄罗斯的使用经验较多,先后总共建成9艘核动力破冰船,而且目前还有6艘仍在服役。核动力航母“乌里扬诺夫斯克”号已经开工,但由于苏联解体没有资金而最终被迫终止。

美国和苏联(俄罗斯)有着长期的核动力水面船只使用经验,但我国一直未能启动这种项目。而刚刚进入2016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同意了我国中广核集团申报的ACPR50S海洋核动力平台纳入能源科技创新“十三五”规划,这意味着我们将在核动力船只这方面获得零的突破。

这种船都快有了,我国核动力航母还会远么?

根据官方透露的消息,ACPR50S反应堆是中广核自主研发和设计的海上小型堆技术,单堆的热功率为20万千瓦,是一种多用途的小型压水堆,可以为海上油气田开采和海岛开发等领域的供电、供热和海水淡化提供可靠且稳定的电力。按照预计,将在2017年启动示范项目建设,2020年建成发电。现在已经是2016年了,也就是说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一艘核动力船只将在短短的4年时间内完成。

“企业”号航母的8台A2W核反应堆可以带动功率为210兆瓦,换算过来就是21万千瓦。“尼米兹”级航母的8台A2W核反应堆可以带动功率为19.3万千瓦的蒸汽机,而“福特”级航母使用的核反应堆比A4W核反应堆更小,但能够提供相当于“尼米兹”级A4W核反应堆接近3倍的电力。因此,从功率上看,我国的ACPR50S反应堆完全可以带动10万吨级的核动力航母的蒸汽轮机。

这种船都快有了,我国核动力航母还会远么?

核动力航母和西方目前绝大多数核电站使用的都是压水反应堆,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核动力航母要用动力堆二回路产生的高压蒸汽来驱动蒸汽轮机带动螺旋桨产生动力,而另外一部分则用于蒸汽弹射器,剩下的才用来发电。

同核动力航母的反应堆不同,能源堆的二回路蒸汽全部用于驱动蒸汽轮机发电。虽然我国的ACPR50S海洋核动力平台主要业务也是用于发电,但由于被安装在海上平台之上,所以也要考虑到船舶的动力问题。在这之中,需要将两个因素进行折中考虑。

这种船都快有了,我国核动力航母还会远么?

前文已经说过,法国直接将核潜艇反应堆搬到航母上并不成功。美国海军最开始也设想将S5W反应堆项目并做核潜艇和航母的反应堆一起发展,但后来这种尝试却以失败告终。“企业”号用这种反应堆,达不到美国海军希望得到的理想效果。

可以预见的是,ACPR50S反应堆的技术,同我国将来真正应用到核动力航母上的反应堆技术,仍然有一定的差异。但通过使用ACPR50S反应堆,我国可以积累使用核动力水面船只的经验。这些经验是可以运用到我国核动力航母反应堆的研制之中的。

这种船都快有了,我国核动力航母还会远么?

因此,笔者认为,ACPR50S反应堆项目的存在,除了民用的用途,也有存在为核动力航母的反应堆进行验证、并积累经验的可能性。航母的核动力反应堆技术没有现成的外部帮助,所以开始的时候可能要走得稳妥一些。有人又会说,我国不是马上要建造核动力航母吗?这肯定是在吹牛皮。

在之前的文章中,笔者已经提到过,国产航母有可能走中、常、滑,再到中、常、弹,再到核动力航母的这个策略,因此很有可能在短期内是看不到核动力航母开始建造的。而刚好在这个当口,又出现了ACPR50S海洋核动力平台项目,犹如一个巧合。但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巧合。

因此,核动力船只都已经公开了,核动力航母还会是没影的事情么?

Q6:中国第一座海上浮动核电站有哪些作用?

通过建设海上浮动核电站,中国不仅可以开发新市场,还可以对南海的诸岛以及石油、天然气的开发提供稳定的电力补给,进而助力中国“海洋强国”战略。

中核集团官方微信2016年7月14日也曾发表一篇题为“深度能源观察:我国将在南海岛礁建造20座海上核电站”的文章,文章称,随着中国海上民用核动力技术成熟,中国正在全力建造海上核动力平台及破冰船。中船重工未来将批量建造近20座海洋核动力平台。

海洋核动力平台是海上移动式小型核电站,是小型核反应堆与船舶工程的有机结合,可为海洋石油开采和偏远岛屿提供安全、有效的能源供给,也可用于大功率船舶和海水淡化领域。

文章称,海洋核动力平台将为中国南沙岛礁提供能源保障及淡水保障。长期以来,由于电力供应问题,南沙岛礁驻岛官兵淡水供应得不到保障,只能通过小船往岛屿上送桶装水,遇上极端海上天气,可能官兵们就得依靠雨水生活。因为缺少淡水,官兵们可能很长时间不能洗澡。

海洋核动力平台的建造将支撑起中国对南海地区进行实际控制、商业开发的能力。预计,未来,得益于南海电力和能源系统建设力度加强,中国将加快南海地区的商业开发。